幸福快报

《围城》——为每个人立的一面镜子——语文组读书会第一期活动展示专题

  • 2018年05月27日
  • 本站原创
  • 点击:56

语文组读书会第一期活动展示专题
编者按:
    为创建书香校园,促进教师专业化成长,提升学校发展内涵,实现科研兴校战略,我校语文组率先成立读书会,积极开展教师读书学习活动,组员积极响应,读书求知热情空前高涨。本期开展的是共读一本书活动,书目是钱钟书的《围城》。在此次读书学习活动中,涌现出大量优秀读书心得,现遴选若干,以飨读者。
《围城》——为每个人立的一面镜子
  赵健
    《围城》为我们刻画了许多生动的人物,虚伪的方鸿渐,浮夸的赵辛楣,媚俗的苏文纨,狡黠的孙柔嘉,无不跃然纸上。不同于以往作品的是,小说中几无正面、完美的人物,它犹如一面镜子,照出了我们的麻木、苟且、无知……你可以从中看出新儒林百态,那个时代离我们那么远,又让你觉得都是你身边的人和事。
    许多名著都会产生“镜子效应”,《围城》出版后,很多知识界的名流都对钱钟书产生了嫌隙,因为他们觉得钱钟书在文中讽刺影射了自己。就如鲁迅先生的《阿Q正传》发表后一样,即便是现在,仍有很多人认为自己身上有阿Q的影子,这就是优秀作品的广泛性和深刻性。韩寒的《三重门》问世时,很多人盛赞“有钱钟书的影子”,但是,有谁说“林雨翔就是我”,而即使是现在,很多人仍认为,方鸿渐的挣扎就是我们芸芸众生的挣扎。
    书中每个人都是城里城外挣命的小人物,每个人都没有存心害人,却又很难产生正能量,每个人看似光鲜,却又活得很无力。方鸿渐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“出走”,恋爱生活出了问题,有了他的第一次“出走”,可是来到了三闾大学,能力平庸而又自视清高的他很难融入到当时那个龌龊的环境中,正好,和孙柔嘉的订婚促使他完成了第二次“出走”,最后他生命中的另一半孙柔嘉也“出走”了,“逃避主义者”方鸿渐该何去何从,结局已经不言自明。
    那么,钱钟书是在释放负能量吗?我认为不是。钱钟书写《围城》时,杨绛陪伴在侧,二人常常边讨论边笑,笑什么,二人心照不宣。杨绛说,《围城》里有钱钟书的真实经历。钱钟书在嘲弄别人的同时也在嘲弄自己。不同的是,他虽是其中的一员,却能够超脱其外。他不做“积极废人”,而是做真实的自己。最起码他属于“清醒派”,针砭得越痛,越显出他的深刻。他可能不能为我们寻得一条路,但却能为我们封堵上一条路。虽然破坏容易建立难,但是,必须敢于正视,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,只有指出病症,才有可能开出药方。
读《围城》之余,我们一定要去观照钱、杨二人的生活,从中对照自己,不为自己建一座心灵的围城让自己困于其中,变得消沉。虽然,我们无力跳出凡尘的围城,但可以让自己活得通达,做真实的自己,欣赏存有赤子情怀的自己。
    太阳照常升起,我不能只是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……